首页 »

中国市场出事,美国福喜怎么办?

2019/10/21 6:09:46

中国市场出事,美国福喜怎么办?

 

时隔8天依然“不知道”

   

共有5名福喜集团高层出席昨天的发布会:福喜集团全球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谢尔顿·拉文、总裁兼首席营运官麦大卫、产品质量及安全副总裁莎伦·贝克特、高级副总裁兼亚太区总经理艾柏强以及福喜集团中国区首席财务官吕勇。

    

谢尔顿·拉文称其一行于27日晚上抵沪,不过“与上一次来中国不同,这一次带着深深的悲伤和遗憾。”他坦言,这是福喜集团建立以来在全球首次遭遇类似问题,称会接受这一切所带来的后果,同时会让那些该负责任的人承担相应的责任,重建管理体系,确保这类事件永远不再发生。

    

随后话筒被交给了麦大卫,他表示,福喜集团将在上海建立一个全新的“亚洲质量控制中心”,称该中心将汇聚来自国际和本地的“优秀团队”,为福喜在中国投资的公司提供质量保障,也能为其他中国食品企业提供专业支持。

 

至于原本福喜在上海的生产运营体系是否会因为此次事件而瓦解、又是否会“东山再起”,麦大卫不置可否,只表示目前上海福喜的运营已经停止,正配合内外部的调查,还将对福喜集团在中国的所有工厂进行检查。

 

当麦大卫补充表示福喜集团将出资1千万元人民币,资助一项为期3年的中国食品安全教育项目时,引得台下嘘声一片。

    

此后发布会进入提问环节,4名记者先后围绕上海福喜为何要违法违规生产、违法违规生产的食品有多少、福喜集团是否知情、消费者的理赔诉求如何处理等提出疑问。但麦大卫似乎“一问三不知”,除了反复表示自己很震惊外,就只会强调目前调查还在进行中。

 

至于上海福喜事件为何发生、由谁主导、原因又是什么,他坚称集团高层“也不知道”,下一步结论和对策还需建立在已经开始启动的调查上。

    

记者做了粗略统计,在一个多小时的发布会上,麦大卫的发言中出现了2次“自豪”、3次出现了“震惊”,更多出现的是“不知道”和“为什么”,弄得在场记者“一头雾水”,此后发布会便戛然而止,福喜集团高层拒绝采访后匆匆离场。

 

中国市场管理“分散”

    

发布会上唯一的“干货”,是麦大卫承认,原先福喜集团对其在中国投资运营的公司管理是“分散式”的,是一个相对独立进行经营管理的个体。他表示将在中国彻底重建全新的管理和组织结构,称未来中国的运营团队将会正式纳入福喜集团国际管理团队的一部分,直接嵌入到福喜集团的组织结构中。

 

据悉,这一新的组织机构将被命名为“OSI国际中国公司”。据麦大卫介绍,包括艾柏强、莎伦-贝克特等在内的4名集团高管将分管或直接“空降”到这家“OSI国际中国公司”。

    

有趣的是,正是在这次发布会上,谢尔顿·拉文表示福喜集团的企业文化一直让其“引以为豪”,不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是“大家庭文化”。分析人士指出,福喜集团两位高管说法的出入,可能印证了一个问题:由于对中国市场的“放任”,对于上海福喜发生的行为,福喜集团并不知情。

 

而其另一层含义恐怕也意味着,福喜集团所谓的“严格标准”并没有完全拷贝至中国。

    

在美国福喜集团官网的“可持续发展”一栏中,详细列出了在各地承担的社会、经济以及环境责任,但其中出现“中国”的地方却不多。只在环境责任方面,表明已经在上海安装了水循环系统。而在社会和经济责任方面,单列出和中国相关的内容也寥寥无几。

 

或许正是在不重视中国市场管理的背景下,才发生了上海福喜与福喜集团所要求达到的最高标准、生产流程以及公司政策完全“背道而驰”的情况。

    

麦当劳与福喜渊源颇深

 

这边福喜集团“打太极”,另一边的合作伙伴麦当劳却“坐不住”了。麦当劳中国在昨天发给记者的声明中明确表示,从7月25日起,已在全国的麦当劳餐厅全面暂停使用所有福喜中国(包括其合资公司)的食品原料,全国部分餐厅因此会出现部分产品断货的情形。

 

相比之前,此次麦当劳的态度更为“强硬”。之前的声明中,麦当劳只是提出和上海福喜“拗断”,但仍会和福喜集团在河南投资的生产企业合作。昨天的这则声明,则暗示麦当劳现在连河南福喜也“不相信”了。

  

这是在遭遇全国部分门店连续两天“揭不开锅”,并且历经8天不间断的舆论“炮轰”后,麦当劳的“弃卒保车”之举。

    

虽然只是说“暂停使用”,但细心的业内人士不难发现,这次“暂停使用”涉及的范围涵盖福喜集团在中国的所有业务。相比4天前凌晨那条声明的“暧昧”,麦当劳这次语气相当重。

    

所谓“暧昧”,是因为7月24日,麦当劳声明中虽然决定终止与上海福喜的业务合作,称正在重新审核并评估其在中国的供应商质量管理体系,但此后话锋一转,称看在福喜集团大当家谢尔顿-拉文(现任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的“面子”上,把供应来源调整为福喜集团旗下的河南福喜。看似“拗断”,其实只是把采购来源从上海调整到了河南,那里依旧是福喜集团的中国版图之内。

    

相比1996年成立的上海工厂,河南福喜成立于2013年,虽然成立时间晚,但占地面积、拥有的世界先进流水线数量都在前者之上,食品设计年生产能力更是前者的7倍多,达到18万吨。

   

从现在来看,麦当劳当时的“暧昧”声明为以后的舆论“炮轰”埋下了伏笔。

 

相比麦当劳的“暧昧”,7月23日,中国百胜早于麦当劳中国1天发表了措辞严厉的声明,率先和福喜中国断绝采购关系。

 

分析人士指出,麦当劳之所以晚一天发表声明,且拗断程度比百胜轻了不少,原因有二:一是双方交情颇深,麦当劳和福喜集团早在1955年就已开始合作,当时福喜集团为麦当劳在蒂斯普兰的第一家餐厅提供了汉堡。18年后,福喜还专门建立了一间专供麦当劳牛肉的工厂,2010年,双方的合作已经扩展到欧洲、拉美、澳大利亚和日本。

 

中国市场则早在1991年被纳入双方合作的版图——河北省廊坊市大厂回族自治县有了福喜在中国的首个工厂,首条鸡肉一条龙流水线则于9年后设立,专供麦当劳。

    

第二个原因,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者。相比百胜的“花心”,麦当劳更喜欢使用一批专职的供应商。对这些自己信任的供应商,麦当劳十分倚重。而上海福喜事件后,麦当劳显然很难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重组自己的供应链,谋求和福喜集团水平相当的肉类原料供应商。

 

所以时至今日,麦当劳还未把话说绝,比如从此中断和福喜集团在中国的合作,而只是暂停使用福喜中国的食品原料,不排除日后重修旧好的可能。只是,在监管部门最终调查结论并未作出前,麦当劳方面肯定不会主动示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陈抒怡 编辑邮箱 shguancha@sina.com)